EpochText Publishing, Taipei. 閱讀讓想像張開翅膀;使人類不再孤獨
blank
blank 潰   雪
SNOW CRASH

新十回連載
第九回
blank

5.


        當英雄來到「大街」上,看見兩對年輕男女,大概是用了父母的電腦在魅他域來場四人約會。當時他們正爬下零號埠口,那是這一帶的出入口及單軌列車的一個停靠站。
        當然,他眼前的並不是真人。全部都是由他的電腦透過光纖下載資料後描繪出的動態圖像。這裡的人都是一件件軟體,稱作化身,視覺聲音體,人們藉此在魅他域裡互相溝通。現在英雄的化身也在大街上,如果那兩對男女從單軌列車上下來後朝著他的方向看,就會看到他,而他也看得見他們。他們可以直接交談:一邊是英雄,位於洛杉磯的隨你擺貨櫃;一邊是那四個青少年,也許是在芝加哥某個郊區,躺在沙發上,各用各的筆記電腦。不過就跟現實世界一樣,他們之間應該不會有對話。這些都是好人家的孩子,他們不會想跟一個外觀預設光鮮亮麗、身上還帶著好幾把刀的落單混血聊天。
        在電腦配備的極限內,你的化身可以依照你的希望呈現各種外貌。如果人長得醜,你可以把化身弄得漂亮一點。就算你剛起床,你的化身還是可以看起來衣著體面並畫上完美彩妝。在魅他域裡,你甚至可以是一隻猩猩、飛龍、或是會說話的巨大生殖器。只要在大街上逛個五分鐘,這種玩意兒全都看得到。
        英雄的化身看起來跟英雄一樣,差別只在於,無論英雄在現實世界裡穿的是什麼衣服,在魅他域裡的化身永遠穿著黑色皮製和服。大部分的駭客並不喜歡衣著華麗的化身,因為他們知道,要製作一張逼真的人類臉孔,比生成一具會說話的生殖器要難得多。這就好比真正會穿衣服的人,就懂得欣賞細微的差異,能分辨出便宜的灰色羊毛西裝和昂貴手工訂製灰色毛呢西服的差別。
        你無法像星艦迷航記企業號的寇克船長那樣,隨便從空中打出一道光束就在魅他域裡的某個地方忽然出現。這樣會讓你周圍的人感覺到很困擾而且很討厭,因為喪失了那種以假亂真的美感。無中生有忽然冒出來(或是倏地消失回到現實世界)應該是一件私底下做的事情,也就是限於在自己家裡完成。理由很簡單,今日大部分的化身在解剖學上都十分精確,剛創造出來時也與嬰兒一樣赤裸裸。因為要在大街上出現,人們都被規定應該穿著整齊,於是在任何情況下,讓自己的化身忽然創生便受到了限制。除非你這個人本來就不端正而且也不在乎。
        舉例來說,如果你是個臨時工,沒有自己的房子,是從公共主機進來,那麼你就該在某個埠口出現。街上總共有二百五十六個高速埠,以二百五十六公里的間距平均分佈在周圍各處;每個高速埠間又有二百五十六個地區埠口,彼此相距一公里。(學過駭客符號學的人肯定會注意到這裡對數字二五六的執著與重複,那是二的八次方--------即便只是那個八,看上去都很可口,四乘二等於八,二的平方還有額外乘上去的二看起來都垂涎欲滴)。這些埠口和機場的功能類似:那是讓你從外地進入魅他域的地方。一旦你在埠口出現,你就可以在大街上走動,跳上單軌列車,隨便你想幹什麼都行。
        從單軌列車下來的兩對年輕人買不起訂做的化身軟體,也不曉得要怎麼自己寫一個。他們得去買現成的化身。其中一個女孩子弄出來的樣子還不錯,在K通訊區的組合裡算是蠻時髦的一組。看來她應該是買了「化身組合套件」,然後用各種不同的零件再整合,創造出一個為自己量身定製的模組。也許這個化身看起來跟她本人還挺相似。她約會對象的化身,也還不錯。
        另一個女孩的化身是布蘭蒂,約會的對象是一個克林特。布蘭蒂和克林特都是時下流行的現成模型。當沒錢的白人高中女生要到魅他域約會時,她們總是馬上跑到渥爾瑪超市的電腦遊戲區裡買一套布蘭蒂。有三種不同的胸部尺寸可供使用者選擇:很大、超大、爆大。臉部表情的幾種限量存貨則包括:嬌嗔發脾氣、性感而可愛、活潑充滿好奇、笑臉迎人、與蠢蠢地可愛。眼睫毛大概有半吋長,但因為用的是很便宜的軟體,所以看起來像兩片黑色洋芋片,在布蘭蒂眨眼時不停搧動,旁人甚至還感覺得到陣陣微風。
        克林特是與布蘭蒂搭配的男性角色。儘管看起來粗獷瀟灑,臉部表情卻少得可憐。
        英雄無聊猜想這樣的兩組人怎麼會湊在一起。很明顯地他們屬於不同的社會階層,也許是年紀有點差距的兄弟姊妹。總之他們很快地就走下電扶梯消失在大街中,那裡的克林特和布蘭蒂簡直多到可以形成一個新的族群。

        大街上非常繁忙。眼前大部分的人都是美洲人和亞洲人,道理很簡單--------歐洲在這個時間是清早。因為美洲人在數量上佔了多數,所以整個人群看起來有一種超現實的華麗俗氣感覺。這也跟時間有點關係,亞洲現在是上班時間,所以他們身上都穿著深藍色的外衣;而美洲由於是夜晚狂歡時間,自然可以在美洲人身上看到各種電腦描繪出的極致。
        英雄一從他住的區域跨進大街,各種形狀的彩色圖案就像發現路邊屍體的兀鷹,從四面八方直撲而來。英雄住的區域不允許立體動態廣告,但在大街上就百無禁忌。
        一架戰鬥機偏離飛行軌道起火爆裂,以兩倍音速朝著他飛來。飛機在他面前五十呎處墜落、分解、爆炸,炸出一朵烏雲,火焰殘骸從對面的人行道朝他四散紛飛包圍住他。眼前所見盡是軟體完美模擬描繪出的熊熊火焰。
        接著畫面靜止,一個人出現在英雄面前。他是個典型蓄留鬍子、蒼白清瘦的駭客;為了要讓自己看起來壯一些,他披上一件厚重的絲質風衣,上頭印有魅他域某家大型遊樂中心的圖案。英雄知道這傢伙。他們以前常因為有買賣而交談。過去兩個月他不斷地想聘請英雄替他做事。
        「英雄,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直拒絕我,我們在賺大錢——賺港幣和日圓——酬勞要現金或安非他命都好商量。我們要搞一個劍與魔法的東西,需要有一個像你這種技術的駭客。來跟我談談吧,如何?」
        英雄直接穿越那影像,它便消失了。魅他域裡的遊樂中心也許很棒,能提供許多三度空間的立體互動遊戲;但是到頭來,那些仍只不過是電腦遊戲罷了。英雄還沒窮到那個地步,至少暫時還沒窮到得幫這家公司寫遊戲。這些公司是日本人的--------這還不要緊。更糟的是它採取日式管理風格,顯然意味著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必須穿著白襯衫,每天早上八點出現,坐在小小的隔間裡,還有開不完的會。
        十五年前英雄學會寫程式這檔子事時,一個駭客可以坐下來獨立寫完整套軟體。但現在已經是不可能。軟體都是由工廠出品,駭客在某個程度上來說,只是生產線上的作業員。更糟的是,他們有可能變成什麼編碼都不用寫的管理階層。
        變成工廠作業員的可能遠景,刺激著英雄今晚想找些真正不錯的情報。他努力打起精神,試著打破長期就業不足的萎靡不振。一旦讓自己進了這一行,情報這玩意倒真是個很不錯的職業。而且憑他的關係,也不是什麼難事,只要他認真起來就好。認真點認真點。但很難有什麼事情能讓他真正產生認真的慾望。
        除了他還欠黑手黨一輛新車--------這倒是個認真起來的好理由。
        他直接穿過大街走過單軌鐵道下頭,朝著一棟大型的低矮黑色建築物前進。這在大街上顯得格外陰沈,就像是某人忘記開發的一塊地。盤踞該地的黑色金字塔,頂端被削去一塊。只有一扇門--------反正一切都是想像的,所以沒有法令規定必須要有多少個逃生出口。那裡也沒有警衛,沒有任何指標,沒有任何隔絕外人的設施,但還是有幾千個化身在它周圍徘徊朝裡偷看,想瞧出個端倪。那些人無法通過那扇門,因為他們並未受到邀請。
        門之上是個無光澤的黑色半球體,直徑約一公尺,裝置在整棟建築物的正面牆上。這是整棟建築唯一勉強算得上是裝飾的東西。在這下面,牆壁的黑色材質上刻下這個地方的名字:「黑色太陽」。
        這並不是什麼建築上的偉大傑作。當大五衛、英雄、和其他駭客寫黑色太陽時,並沒有太多錢請來建築師或設計師,所以他們決定採用簡單的幾何形狀。不過在入口徘徊窺探的化身們並不在乎這些。
        如果這些化身是真人站在真實的街道上,那麼英雄根本無法走到入口。實在太擠了。負責大街運作的電腦系統還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沒空去監視幾百萬人裡的每一個人防止他們撞到彼此。所幸這個天大的難題並不難解決。只要讓大街上的化身們直接穿透彼此的身體就可以。
        所以當英雄穿透人群,前往入口時,他真的是在「穿透」人群。當所有的東西像這樣擠在一起的時候,電腦會把物體簡化,所有化身會變成如鬼魅般的半透明影像,因此你可以看清楚所走的方向。英雄自己的影像會完整清楚地顯示,但其他所有人看起來都會像幽靈一樣。他像穿越薄霧一般穿過人群,清楚看見他面前的黑色太陽。
        但只要他走過所有權界線進入門口,他的外貌就會紮實地呈現在外面徘徊的化身眼前。所有的人都開始同聲尖叫。並不是因為他們認得這傢伙--------英雄,一個住在洛杉磯隨你擺貨櫃裡餓肚子的中情法人電子記者--------而是因為在這整個世界裡,只有少數幾千人能夠跨越那條界線進入黑色太陽。
        他回頭看了下上萬名尖叫的崇拜者。現在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入口通道,不再淹沒在化身的人潮中,因此他可以清楚看見所有前排的群眾。他們全都裝扮成最花俏狂野的化身,希望大五衛--------黑色太陽的擁有者和駭客頭子--------能邀請他們入內。全體都閃動著融合成一座歇斯底里的尖叫人牆。經過電腦修改的豔麗美女,以每秒七十二次的頻率重繪播放,感覺就像「花花公子」美女海報的立體化--------這些都是等待發掘的未來女明星。那些具有放縱抽象外觀散發著渦旋光線的龍捲風--------是希望大五衛注意到才華,邀請他們進去給他們一份工作的駭客。還有些零零星星黑白外表的人--------這些人透過便宜的主機進入魅他域,所以呈形急動,只有顆粒狀的黑與白。這些人很多都是典型的瘋子,沈浸在刺殺哪位女演員的幻想裡。現實中他們無法接近任何女明星,所以便戴上目視鏡進入魅他域跟蹤他們的獵物。還有用雷射光做出來的未來搖滾明星,宛如剛踏下演唱會舞台一般,和日本商人的化身,雖然昂貴的裝備讓他們看起來巧奪天工,但西服讓他們異常保守感覺無趣。
        人群中有個黑白呈形看起來特別明顯,因為他比其他人高。大街的通訊協定聲明你的化身不能比你本人還高,這是為了避免會有一英哩高的人四處走動。除此之外,這個人一定用的是付費的公共主機--------一定是,從他的影像品質上就看得出來--------這種主機無法搞出生動活潑的化身。它只能複製出使用者的本來面貌,只不過解析度極差。在大街上跟一個黑白的化身交談,就像與一個臉卡在影印機裡的人交談一樣。想像一下你正站在出紙匣口,然後不停按下影印鍵看著一張張跑出來的影印人頭,就是那麼回事。
        他一頭長髮,中分的髮型像簾子敞開,露出前額上的刺青。似乎是一組字,受限於太爛的解析度,根本沒辦法看清楚。另外這傢伙還留有一小撮像福滿洲的小鬍子。 英雄發現那傢伙注意到他,而且開始盯著他瞧,從頭到腳仔細打量,尤其特別留意那些刀劍。
        黑白傢伙的臉上露出獰笑。是那種滿足的獰笑,一種察覺到什麼的獰笑,一個知道英雄不知道事情的人會露出的獰笑。他雙手一直叉在胸口站在那兒,像個無聊的人正在等待什麼,現在雙手放下,在肩膀下輕鬆甩著,有如運動員暖身一般。他靠往最近的一點,傾身向前,身形之高大,在他身後只看得見空洞的黑色天空在立體動態廣告的發光痕跡下四分五裂。
        「嘿,英雄,」黑白的傢伙說,「想來點『潰雪』嗎?」

        很多在黑色太陽附近遊蕩的人都會說些奇怪的話,通常不必加以理會。但是這個人卻引起英雄的注意。
        首先奇怪的是:那傢伙知道英雄的名字。不過人們有各種蒐集情報的管道,也許沒什麼。
        第二件事:他口氣聽起來像是個兜售毒品的毒販。這在現實世界的吧檯前很正常。但這兒是魅他域。你沒辦法在魅他域裡賣毒品,因為你不可能光用眼睛看著什麼東西而興奮起來。
        第三:毒品的名字。英雄之前從來沒聽過什麼叫「潰雪」的毒品。不知道名字並不奇怪--------每年都有上千種新毒品被製造出來,每種還會以五、六個別名在地下流通。
        但「潰雪」是一個電腦術語。意指系統當機--------一隻程式臭蟲--------在最基礎的架構中破壞電腦控制螢幕電子束的部分,並使之胡亂四散,把完好的網狀點陣像素變成一團急旋的暴風雪。這種情形英雄看過不下百萬次,但對毒品來說還是個很獨特的名稱。
        最吸引英雄注意的是那傢伙的自信。他一派沈穩鎮定。讓人感覺在跟一顆小行星交談。如果他做的事情有任何一點點道理倒還無所謂,但很遺憾不是。這讓英雄不禁想要從那傢伙的臉上看出些線索,可惜他愈想靠近去看個究竟,那朦朧的化身就愈散成一顆顆粗糙晃動的像素。感覺就像是他把他的鼻子壓在打破的電視螢幕上一樣。這讓他覺得牙疼。
        「對不起,」英雄說,「你剛剛說什麼?」
        「你想來點『潰雪』嗎?」
        他有一種英雄無法辨認的清脆口音。聲音品質跟影像品質一樣差。英雄聽到車子在那傢伙背後經過。他一定是在高速公路沿途的公共主機上戴上目視鏡進入魅他域。
        「聽不懂,」英雄說,「『潰雪』是什麼?」
        「一種毒品哪,混蛋,」那傢伙說,「你以為是什麼?」
        「等等,我從來沒聽過這種新玩意兒,」英雄說,「你真的覺得我會在這裡給你錢嗎?然後咧,等你把貨寄給我?」
        「我說來一點,不是買一點,」那傢伙說,「你不用給我錢,這是免費試用品。你也不用等誰寄給你。你現在就可以拿到。」
        他伸手進口袋掏出一張「駭爆卡」。
        那看起來像張名片。那張「駭爆卡」也是某種化身。在魅他域裡它表示一筆龐大的資料。可能是文字、聲音、動態影像、靜態畫面,或是任何能以數位顯示的資料。
        想像一張棒球卡,上頭有一張圖片,一些文字,還有數據資料。一張棒球「駭爆卡」可以存放這位球員比賽時的精彩片段,在畫質完美清晰的電視上播映;以立體聲數位音效播出的球員本人口述完整個人傳記;完整的統計資料庫,並附上專門軟體幫你查詢所需的數據。
        一張駭爆卡可以無限存放資料。就英雄所知,這張卡片可能包括國會圖書館裡所有的圖書,「檀島警騎」全集,搖滾吉他之神吉米.罕醉克斯的所有錄音,或是一九五零年的人口普查報告。
        或者--------更可能的情形是--------各式各樣的惡劣電腦病毒。如果英雄伸出手拿了那張駭爆卡,卡片上的資料就會從那傢伙的系統全部傳輸進英雄的電腦。英雄,想當然爾,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可能想去碰它,就好比你絕對不會在時代廣場上跟陌生人拿了免費的針劑就把它打進脖子裡一樣。
        而且這根本沒有道理。「那只是一張駭爆卡。你剛不是說『潰雪』是一種毒品?」英雄困惑地問。
        「它是,」哪傢伙說,「不信你試試。」
        「它會搞爛你的大腦?」英雄問,「還是你的電腦?」
        「都搞爛。都不搞爛。有差嗎?」
        英雄這才發現,原來他浪費六十秒的生命跟一個精神分裂偏執狂進行了一段毫無意義的對話。他轉身走進黑色太陽。


------ 繼續讀下一回 ------











blank ∣選單 / 潰雪(SNOW CRASH)∣

-----<  潰    雪  >-----

新十回連載: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
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

本書作者:
Neal Stephenson
尼爾•史帝芬森

書籍情報:
潰雪 -- 資訊

從神話時代殺進科技世界
你將會看到的世界未來
跨越虛擬與現實的超激鉅作
如果網路世界失去速度

"節點文化"很棒唷


海外讀者請洽「博客來」*



---- 翻閱其它書籍 ----

神經喚術士 NEW  新書上市
鑽石年代
潰雪
阿伊朵
想像書
某代風流
印象書
唐初的花瓣
(臺灣商務出版)
一片祥和日月長
亂世兒女
醜哩叭嘰•怪僻



----- ★ 販 售 確 認 ★ -----

網路販售
節點文化•台北(有)
博客來網路書店•台北(有)
阿達書店•北京(有)

獨立書店販售
小小書房•永和(查詢)
有河book•淡水(有)
闊葉林書店•台中(有)
善理書坊•高雄(有)
邊度有書•澳門(有)

連鎖書店
PAGE ONE•台北(有)
紀伊國屋書店•台北(有)
誠品書店(有)



---- 客戶服務項目 ----

+  外 版 選 讀
?  疑 問 說 明
$  購 書 服 務
R  回  首  頁

∣Copyright∣





Copyright © 開元書印 EpochText Publishing.
2001-2013 epochtex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3.17 更新於2013年5月20日
 完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