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ochText Publishing, Taipei. 閱讀讓想像張開翅膀;使人類不再孤獨
blank
blank 某代風流


新十回連載
第三回
blank



        當門子報出他的名號時,廳堂上談笑的客人頓時僵立無聲。來了。這麼快就來了。相同的想法像朵烏雲在眾人的心中游移。
        坐在上座的黃侍郎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他趕緊站起身來,對著踏入大廳的徐獻深深一拜,口中說:徐先生,請上座。黃侍郎都讓坐了,誰還坐得住;剎時間堂上的坐椅全空,所有的人都惶惶地貼牆垂首站著。
        不敢當。徐獻欠身回禮,然後在最末的座位上,安詳地坐下。雖然身份只是玉臨侯的管家,再怎麼說也不過是個家僕,可是徐獻是個不一樣的人,他豁然的風度,讓他在哪兒都像個主子。相形之下,黃侍郎倒像個手足無措的家人,其他那些站著的,更是猥瑣不堪了。
        侯爺安好?黃侍郎恭敬地問。
        託福。徐獻平靜地說,平靜地彷彿處在一個無人的世界,無緣由地隨意吁了口氣,要說是回答也可,可是更像是種拒絕。
        再遲頓的人也懂了,玉臨侯要唐季珊去,唐季珊就是他的,他們該告退了。
        以後的事,所有的人心裡都明白,就是時間早晚之別了。
        徐獻每日一早來,從容地坐在他第一天坐下的椅上,等著唐季珊。季珊呢,還是以琴音待客,人則避不見面。這徐獻也特別,以玉臨侯的聲勢,他可以催,可以逼,可是他一點兒也不急,絲紋不動地直坐到黃昏,然後又像一陣風般飄離,明日再來。
        說不清徐獻像這樣坐了多少日子,總之,他有如人臉上某天蹦出來的痣,一旦怵目地出現了,就不會輕易地消失。季珊的僕人都已經習慣了徐獻的來訪,門子每日開門就是為了迎他這陣風來,傍晚關門是為送這陣風走;小童呢,每日打掃廳堂,燒水沏茶,也是為了這尊不動的客人。
        有一天,正當童子如夢遊般,無意識地為徐獻遞上另一盞熱茶時,徐獻的身子突然一垮。小童如夢乍醒,收冷茶的動作僵在半空中,我哪兒打擾了他?他害怕地瞧著徐獻。
        徐獻又緩緩直起了身子。小童戰戰兢兢地撤下,躲到屏風後暗暗觀察。徐獻一貫的從容安詳似乎有些破綻,小童納悶地想。多少天來他已把徐獻當成一座石像,只記得勤上熱茶,全忘了這石像其實是個活人,並且是個會變化的活人。而這變化嘛,他瞇著眼努力地看,赫,他吃驚地抽了口氣,老了!這位客人比初來時老了,才不過幾日的功夫!
        就在此時,另一個小童早已聽而不聞的琴聲,也陡然割出一道淒慘的滑音,刺耳地讓他砸了手中的茶碗,緊護著雙耳。等到落地的碎瓷都靜止了,小童才小心翼翼地放開了手,立刻,他察覺廳堂的氣氛大不一樣了。
        琴音斷了。絕了。死了。在一片死寂中,老去的徐獻居然奇特地開始回春。小童的心狂跳起來,不得了了,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延秋,去請徐先生進來吧。唐季珊望著窗外的荒園說。琴弦像利刃滑裂了他的指甲,鮮血一滴滴從他的左手拇指滲出。
        夠了,唐季珊的事說夠了。羅帳內的人打斷了徐獻。在燈光中泛著青暈的手,緩緩地移入了陰影。說說薛霽。再說說他的茶,一點兒都不能省。我要聽。
        內在的徐獻長長,長長地嘆了口氣。他勉強回到那一日,三人在書齋中一起凝視著紅泥小火爐,爐上正煮著水,快滾了,他從水聲聽出水的興奮。薛霽的茶真是天下第一嗎?如果茶汁的甘甜能永遠留在舌尖,他或許還能評論一番,可是現在他的舌尖燥熱,一句話也湊不出。即使如此,外在的徐獻依舊如一汪澄靜無波的潭水,守在玉臨侯的錦帳邊。
        侯爺那麼盼望薛霽,就派船去接吧。徐獻說。聽到這話,獨眠床上模糊的人影驀然翻了個身,面朝裡無言地臥著。久久之後,錦帳深處傳來隱隱的擊節聲,想必是那冰冷如玉的手指輕拍著香木眠床,聲聲之間,間隔嚴謹。又在為心中的曲牌按拍子吧?徐獻的視線舒展到遠方,在一片想像的山水中,暫時地透了口氣。
        心中的山水又朝前展開一段,他的目光順著山中的小徑走著,曲曲折折地繞過了山頭,來到了臨澗的小亭,唐季珊,坐在亭中。唐生起身迎接,把他迎進了徒然四壁的書齋,薛霽,在他身後,閤上了書齋的門。
        薛霽。薛霽總是在暗處。看不清他的樣子,摸不清他的人。他行走帶香風,讓人忍不住追向那陣風,可是捕到的卻是他的影,一個輪廓,一個矜持文雅的姿態。只有在爐中火焰跳躍,泉水翻騰的那一刻,徐獻乍見薛霽修長潔白的手,以及清秀出世的側臉;而也只有從薛霽的那盞茶,從茶味入口之甘甜和入心之苦澀,讓徐獻領略到他清麗五官下的複雜心思。
        不過,他不是為薛霽來的。徐獻警覺地收回了對薛霽的好奇。
        唐季珊,閉目品茶。
        能再流連多久呢?茶冷了,時間也盡了。
        徐獻放下茶碗,輕聲地提醒道,唐公子,該上路了,侯爺已經在驛站等待多日了。唐季珊的眼睛照樣閉著,嘴角卻漾出一絲淺笑,徐先生真是名不虛傳,洪水都到了門口了,還這麼幫我擋著,夠品,是個人物。唐季珊開了眼,眼神中的自在無懼,讓徐獻到現在還是難忘。
        現在。徐獻心中一驚,迅速收起想像的山水。他還是站在玉臨侯的床邊,擊節聲已停。睡了吧?睡了。
        擊累的玉指,無聲地繞著床圍上的鏤空雕花。帳外一陣風飄離內室。
        去年春天是來得特別急,催得冬雪沒下幾場都融盡了,也催得驛站的桃花要提早開了。花都要開了,徐獻人還請不來。
        砍一段含苞的桃花枝送過去,如果誤了花期,後果他該明白。
        床上的人影翻轉過身,枕著膀子,凝視著羅幕外的世界。
        也是透過一層薄紗,他的目光掃過粼粼的江面。
        真不像個訣別的日子。


------ 繼續讀下一回 ------











blank ∣選單 / 某代風流∣

-----< 某 代 風 流 >-----

新十回連載: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
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

本書作者:
曹  志  漣


書籍情報:
某代風流 -- 資訊

某代風流  網路小說奇葩
滿城風華虛榮  一筆燎火春秋
永遠的「埋藏經典」
曹志漣  歷史堆裡找文學寶藏

"節點文化"很棒唷


海外讀者請洽「博客來」*



---- 翻閱其它書籍 ----

神經喚術士 NEW  新書上市
鑽石年代
潰雪
阿伊朵
想像書
某代風流
印象書
唐初的花瓣
(臺灣商務出版)
一片祥和日月長
亂世兒女
醜哩叭嘰•怪僻



----- ★ 販 售 確 認 ★ -----

網路販售
節點文化•台北(有)
博客來網路書店•台北(有)
阿達書店•北京(有)

獨立書店販售
小小書房•永和(有)
有河book•淡水(有)
闊葉林書店•台中(有)
善理書坊•高雄(有)
邊度有書•澳門(有)

連鎖書店
PAGE ONE•台北(查詢)
紀伊國屋書店•台北(查詢)
誠品書店(查詢)



---- 客戶服務項目 ----

+  外 版 選 讀
?  疑 問 說 明
$  購 書 服 務
R  回  首  頁

∣Copyright∣





Copyright © 開元書印 EpochText Publishing.
2001-2013 epochtex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3.17 更新於2013年5月20日
 完全支援